关注我们








苏马荡~齐岳山~大水井

  • 作者:李华章
  • 来源:龙船调旅游
  • 时间:2017/9/9 21:06:26
  • 关注度:
  • 摘要:一个最小的地方,名叫苏马荡,土家语中意即“老虎喝水的地方”,当地习称药材村。原有农民一千余人,散住在茫茫的林海里,以水杉、松树为主,堪称典型的山大人稀,大自然赋予它美丽的风光。白云漂浮于蔚蓝的天空,大...

一个最小的地方,名叫苏马荡,土家语中意即“老虎喝水的地方”,当地习称药材村。原有农民一千余人,散住在茫茫的林海里,以水杉、松树为主,堪称典型的山大人稀,大自然赋予它美丽的风光。白云漂浮于蔚蓝的天空,大地开满了鲜活的山花,散发出醉人的芬芳,抚慰着人的心胸,使之精神振奋,更令人尽情享受的是它那清爽的气候,炎夏时节,气温在23℃左右。既清凉,不潮湿,无蚊蝇。徜徉于苏马荡的林海云天,令人情不自禁的高呼:大自然是伟大的艺术家。能寻找到这片幸福之地,便感到进入了一种神奇的境界。 近两年来,这里成为渝鄂两省市多地区百姓向往的“凉城”,七八月高峰期,前来避暑度假的人猛增至20多万。即使是崇山峻岭,也遮不住苏马荡流淌出来的美。 我眺望雄奇的齐岳山,连绵起伏,山顶排列着数十里长的风电,让人看到无限光明的未来。我目送那条川鄂古盐道崎岖坎坷的远去,好像一根巨大而苍劲的葡萄藤上结出一串串酸酸甜甜的葡萄,明珠似的多彩而醉美。利川这片神秘的土地,“外得长江三峡之利,内拥崇山峻岭之奇”,异彩纷呈,风情万种,神韵浓郁。 齐岳山以长城一般的雄伟之躯,阻挡住热带高温气候的吹拂,造就了谋道镇苏马荡景区的清凉仙境。当我来到柏杨坝镇的水井村,眼前的齐岳山,又以它如诗如画的阴柔之态,谨慎而完好地保存了“大水井古建筑群”,被誉为鄂西土家族历史文化的瑰宝,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时间早在2002年。 一个盛暑季节的清晨,我们从大水井游客接待中心出发,沿着弯曲的小路行走,天气晴朗,蓝天白云,凉风轻拂,穿过绿油油的荷塘,虽未见到大朵的荷花,却绿意盎然;路边的花果、闲花、野草绽放,梨子熟透,浓郁的乡村风味扑面而来。大水井古建筑群由李氏宗祠、李氏庄园和李盖武石刻题字等三部分组成。“李氏庄园”是李氏祖先李延龙第五代孙李清亮的旧宅,修建于清代中期至新中国建立前夕。在朝门匾额“青莲美荫”前,我伫立良久,浮想联翩。看来,庄园主是以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后代自诩的,借此光耀门庭之心显而易见,自古有之。从李氏祖先的名字李延龙、李延风来看,李氏属湘籍李姓的“延”字辈,其排序为延、佑、启、永、显……辈分。由此,联想起我祖父的名字李佑高为“佑”字辈。在异乡遇乡里,不觉惊喜,出乎意外,越想越感到格外亲切。 徜徉在李氏庄园中,整座建筑“楼宇相连,阁楼高耸,雕栏玉砌,拱圈回廊,中西合璧”。这是渝鄂边境古民族建筑之经典。尤其可喜的是,至今保护完好,似凝固了一部土家民族的建筑文化史。亲临现场,见证了土家族人固有的心智所展示处的文化底蕴,欣喜之心油然而生。 大凡一座古建筑中有一二个或二三个天井,已敞亮出主人的心态。而李氏庄园竟有24个天井,足见李氏祖孙开放梦想之博大、之广阔,值得为之叫好! 随着参观的人流行进,那不少房间里的一张张雕花床、工艺精湛、十分讲究。从暗淡的光线中依旧熠熠闪光,光彩照人。人们怀着浓厚的兴趣从这间房进,从那间房出,楼板发出砰砰之声,节奏变化有序,宛若聆听一首美丽的土家民歌。登楼环视,那层层叠叠的黑瓦高低错落,承接着多少岁月的沧桑,承接着多少暴风骤雨和风花雪月。李氏庄园的兴衰也许都隐藏在那一片片瓦砾之中。顿时,一阵神秘之感涌出心头…… 从李氏庄园右侧的边门走出,步行100余米,就到了“李氏宗祠”。眼前别是一番景象,城墙巍峨,据介绍,总长约400米,高8米,厚3米。墙梯依山势逐级增高,傲然雄踞。墙面均由整块青石砌成,还依次布设枪炮眼108个,森严壁垒,严密的封锁着所有通道,用固若金汤形容,似不为过。其建筑风格与南方汉族的祠堂大同小异,占地8000平方米,建筑面积3800平方米,房屋60余间,主体建筑建于清代道光二十六年(1846年)。这是当年教化族人,祭祀祖先,商讨政务、军务、族务的活动中心。在一副长长的楹联前:八龙绕井烟村门户腾贵气,百凤朝山草野文章存世家。不少游客反复吟诵,流连忘返;那一幅幅木雕石刻精美之极;那一帧帧彩瓷浮雕,匠心别具,琳琅满目;墙壁上的两个“忍”和“耐”大字,令人触目惊心,一笔一划无不凸显出古代文化的内核,使整个宗祠异彩纷呈,一片辉煌!李氏宗祠由先祖李延龙四子李祖盛主持修建。 在祠堂正面东侧,穿过两排马厩之舍,沿石阶而下,一口古色古香的水井浮现于眼前。比我原来想象的要小,井沿约两米见方,井内的石阶向水井延伸,给人以深不可测之感,望而却步。 更奇特的是,这口水井的四周围墙高耸,全封闭式的,由许多水管里外连接,既供应祠内用水,又供应墙外百姓的用水。有同伴掬一捧而饮,连赞泉水清凉甘甜。这口水井一年四季从不干涸。井虽不大,但受益人众多,小井非小,乃生命之泉,故誉为“大水井”。我们站在高高的围墙外面,久久地凝视“大水井”三个大字,遒劲有力,名实相称。石刻大字由李氏最有一位族长李盖五书写,好似一幅不朽的版画,永远铭刻在鄂西土家族人民、中国人民的心上。 我极目远望:天,是那样的蔚蓝蔚蓝;云,是那样的洁白洁白;山,是那样的苍翠苍翠;田野,是那么的葱茏茁壮。回眸大水井古建筑群,雄浑与娇美同生,奇峻与自然景观映衬,古朴与西式合璧,交相辉映,自然天成。尽管有人炒作“苏马荡之殇”,“大水井不大”,“交通拥堵”,却依然遮挡不住它光芒四射的魅力。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写于苏马荡 湖北宜昌市文联:李华章 电话:13986800330 邮箱:yclhz819@126.com 作者简介 李华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散文学会原副会长,宜昌市文联原主席,已出版散文随笔集15部,少儿读物12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