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我们








IT高管柯弘澈:辞职隐居苏马荡当起“清道夫” 像爱家一样爱护大自然
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时间:2017/9/9 19:29:42
  • 关注度:
  • 摘要:为寻觅一片清静地,他们慕名来到苏马荡 有人说,旅游就是从自己厌倦的地方去别人厌倦的地方。其实,生活也是这样。大城市对于很多居住在内陆的人特别是山里娃来说,是灯火辉煌、充满机会的地方。相反,小乡村...

为寻觅一片清静地,他们慕名来到苏马荡 有人说,旅游就是从自己厌倦的地方去别人厌倦的地方。其实,生活也是这样。大城市对于很多居住在内陆的人特别是山里娃来说,是灯火辉煌、充满机会的地方。相反,小乡村对于很多沿海城市特别是繁华的国际化大都市的人来说,却是修身养性、颐养天年的人间仙境。柯弘澈属于后者。 柯弘澈今年47岁,20岁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工作,先后从事过电子、化工、广告、IT等一系列行业。看烦了大城市的车水马龙,厌倦了大都市的喧闹嘈杂,讨厌城市上空的灰蒙蒙,不满整日伏案的一天天,只想赋闲于僻静乡村一角,静心、养生。 大约6年前,柯弘澈心里就有了这样的想法,说与妻子听后,没想到妻子的想法竟与自己不谋而合。于是,两人一有闲暇就在网上搜罗全国各地的人间仙境,要求不高,只需空气清新、四季分明、安静干净即可。 简单12个字,可真的寻找起来并不容易,云南大理、内蒙古呼伦贝尔、昆仑山……两人将中国这些有名的仙境在地图上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中意的地方。后来,有个重庆万州的朋友邀请他们到万州看看,夫妻俩利用节假日到万州看了一圈,因为气候原因未能如意。这位朋友提起利川谋道的一处景区据说还可以,让他们去探探。这个景区就是苏马荡。 夫妻二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苏马荡。那时候的苏马荡还没现在这么繁华,而且他们感觉此地气候宜人,植被覆盖率极高,的确是处修身养性的好地方。夫妻俩果断决定在此定居,当即购买了房子。去年,房屋装修完毕,夫妻俩就准备搬家了。 从繁华的大都市搬到乡村,从人人羡慕的IT高管辞职沦为“无业游民”,夫妻俩很清楚,不管怎么解释,年迈的父母都不会同意的。经过商量,两人对家人撒了个善意的谎——公司外派到其他地方工作。同时,为了在最大程度上减少被打扰的几率,他们来到苏马荡后就换了手机号,没有告诉任何亲朋好友自己的去向。 今年4月,两人从广州搬到了苏马荡,真正过上了“与世隔绝”的隐居生活。每天早上五点左右,伴随着清脆的鸟鸣声,夫妻二人起床洗漱,然后徒步去集镇上买菜,回来后稍作锻炼,吃过早饭就看书学习,主要是看一些中医医书和道家典籍。 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河里。 环保其实很简单,像爱家一样爱护环境 随着苏马荡景区越来越火,人车流量日渐增多。和其他众多景区一样,苏马荡的环境问题随之而来。 每天晚饭后,柯弘澈和妻子都会在自己居住的小区或周边小区散步。入住新家没多久,柯弘澈夫妻就发现一个问题:无论是在小区里,还是集镇的道路两边也罢,随处可见行人随手丢弃的垃圾,主要是烟头、塑料袋、塑料瓶和吃剩的食品。 大城市面临的环保问题在这个僻静的小山村竟然也存在,这让柯弘澈有些头疼。于是,从搬到这里开始,夫妻二人每晚出门散步时,就拿着夹子和方便袋,一边散步一边捡拾那些环卫工人没有清扫到的,藏在树丛、花丛或排水沟里的垃圾。 刚开始,周围的人看到这一情形,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二人,议论纷纷,甚至有人觉得他们是在作秀或炒作“。无需管别人怎么看,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就好。”夫妻俩很坦然“,我们本来就是不想被太多外界的东西打扰才来这儿的,如果是为了作秀或炒作,就不会坚持这么久。” 据记者了解,在此之前,柯弘澈曾拒绝了多家媒体的采访,同意接受本报采访的前提条件也是“不许拍照,实在要拍照,也只能是背影照片”,原因还是“不想被打扰”。 事实上,在苏马荡捡垃圾并非二人的偶然之举。早在广州时,受家庭教育和身边朋友的影响,柯弘澈很早就关注了环保问题。因为工作和热爱摄影的缘故,他去过很多国家和地区,这些地方的大环境和当地居民的环保意识让他很震惊。后来,他和家人朋友每到一处,就会习惯性地随手将看到的垃圾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。到现在,他捡垃圾的经历已有近30年。 “看不惯垃圾,是因为您有洁癖吗?”记者问到。 “不是啊,我没有洁癖。不是每次外出游玩都随身带着夹子,多数情况下我都用手捡,贴在地上的口香糖等我还得用手去抠。”柯弘澈说,自己捡垃圾的原因很简单,就是看不惯垃圾污染环境。 平日里,柯弘澈也带上相机去小区周遭转转。他的镜头里,记录了苏马荡周围的美景,也有“伤疤”,比如生活污水直排入河流、倒在水边的动物尸体…… 一次,柯弘澈在小区阅览室里碰到了一个黄姓年轻人。他的老家就是这附近的,目前在州城一家单位上班。谈及家乡的变化,小黄向柯弘澈感慨:“曾经的偏远穷村似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繁华小镇,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忧呢?但有一点十分确定,就是曾经的故乡再也回不去了。只是希望这种变化不要太快,快到让下一代就看不到山,望不见水,记不住乡愁。” 在柯弘澈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一处排污口。此处位置较为隐秘,但是远远就听到流水声和闻到臭味。走近一看,水很浑浊,排污口还躺着一只死去的山羊。 而对于让人头疼的环保问题,柯弘澈觉得其实没有那么复杂,环境破坏也没那么悲观“:每个人都肯定希望自己的家干净整洁吧,你在家里会随手扔垃圾、随地泼脏水吗?那你走进小区或任何其他地方也一样啊,就把那里的环境当成是自己的一个大‘家’。这样想的人多了,随手扔垃圾的问题就能得到很好的解决。” 柯弘澈捡拾的各种烟头、饮料瓶等垃圾。 希望更多人加入“徒步行·捡垃圾” 从4月到现在,几乎每晚都能在苏马荡的某处看到柯弘澈捡垃圾的身影。更重要的是,他的坚持无形中影响了身边的人。 5月底的一天,柯弘澈和妻子照例拿着夹子和方便袋出门散步,途中,他们看见一位70岁左右的老人也在捡垃圾。交谈中得知,老人来自武汉,和柯弘澈一样,老人也是冲着这里的优良环境来的。有几次散步看到柯弘澈的行为后,很受感染,也默默加入了捡垃圾的行列。 之后,三人经常结伴而行,散步的同时就随手清理垃圾。据他们回忆,捡拾垃圾最多的一天约有10来斤。而让柯弘澈感到特别欣慰的是,如今,他们这个队伍已有六人。因为大家都是一边散步一边捡垃圾,柯弘澈便给这个队伍起了个形象的名字——“徒步行·捡垃圾”服务队。 为了扩大队伍,柯弘澈还经常在“苏马荡业主座谈会群”以及自己居住的小区微信群里号召大家一起来。“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突出我自己素质有多高,就是觉得一个人的力量有限,人越多对环保的影响力才会越大。” 翻开柯弘澈的微信朋友圈,记者发现他的朋友圈更新频率很低,而且其中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环保的。 “我们看到过太多水污染的例子,珠江、洱海,还有太多景区被破坏的先例,每一处自然环境的破坏,都是人类欲望膨胀的结果,破坏的后期治理都是耗费巨大的资金而收效甚微。可以说,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,一旦由于过分开采毁坏山林,过多不可降解垃圾的侵入以及生活污水的过量排放,自然将无力承担代谢功能,自然循环一旦不能很好建立,干旱、水源枯竭、空气质量变坏、土地加剧贫瘠等一系列问题将随之而来,一旦形成常态,将积重难返,步入恶性循环。苏马荡若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保护生态环境,必将遭到不可逆转的毁坏,到时哪还会有这样凉爽的夏季气候?哪还会有这么清新的空气?苏马荡引以自豪的气候特色将不复存在。”谈起环保,柯弘澈就有说不完的感慨和感受。 采访的最后,谈及“如何遏止污染和破坏”的问题,柯弘澈有自己的看法。比如加强居民的环保意识,加强惩戒和奖励机制等等,比如国内某景区为了鼓励游客保护环境,推行生态休闲游,捡垃圾可享客房免费。但最重要的也是当务之急的,他觉得是必须遏止该景区的进一步扩张。 “交通、基础建设等配套设施跟不上,承载力有限,那么就必须停止建设。”他认为,苏马荡目前该做的不是将这个招牌继续做大,而是如何将这块招牌继续擦亮。目前已有的问题还没有协调处理好之前,继续建设很可能成为“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 “发展和环保一定是不冲突的,可持续发展必须以环境保护为基础。希望苏马荡能保住青山绿水,为子孙后代造福。”柯弘澈说,这是他对这个边陲小镇的一点期望。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