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我们








苏马荡的温柔

  • 作者:黄荣久
  • 来源:龙船调旅游
  • 时间:2017/9/4 22:48:39
  • 关注度:
  • 摘要:8月18日,“清江源”文学采风团的作家们是从宜昌骑车前往利川的。一路青山绿水,天空也蓝得令人质疑,让人的心情好得不能再好。到达利川已近中午,负责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说:“先吃饭,再坐四十分钟的车上苏马荡...

8月18日,“清江源”文学采风团的作家们是从宜昌骑车前往利川的。一路青山绿水,天空也蓝得令人质疑,让人的心情好得不能再好。到达利川已近中午,负责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说:“先吃饭,再坐四十分钟的车上苏马荡”。同行者一听,大都高兴不已。众所周知,苏马荡的原始森林盛产负氧离子,是天然氧吧,在我国已极为少见。 牵牛花分割线 余秋雨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大地默默无言,只要来一二个有悟性的文人一站立,它封存久远的文化内涵就能哗的一声奔泻而出,文人本也萎靡柔弱,只要被这种奔泻所裹卷,倒也能吞吐千年。 李华章和温新阶是我国当代知名的散文大家。他们早已看中苏马荡,每年夏天便在此潜心著书立说。当我们到达苏马荡时,两位老师便成了向导。 “春日好踏青,夏凉宜避署。”“秋秀观红叶,冬酷赏瑞雪”。温新阶老师用诗一般的语言,讲述着神奇的苏马荡,让我有种迫切深入苏马荡的冲动。蜿蜒行走在苏马荡的途中,一边是黄叶、红叶夹杂,点缀葱绿的森林,令人目不暇视;一边是层层山峦,像一幅幅定格的山水画,镶嵌在纯净透明的天宇。爬上高高的苏马荡,一阵凛冽的风吹来,就像从遥远的宇宙,为炎炎夏日送来一片寒凉,伴随亿万年山野灵气,狂野地将你包裹,让人无比温暖受用。走到观景平台,极目望远,只见群壑青青,巨石嶙峋,远山隐隐,云雾蒸腾,说不出的广阔,说不出的伟大,我简直无言以对。山河之美,在这一刻代表了永恒。 牵牛花分割线 绝佳风景早在这儿千万年了,就等待我们缘分相接。走过千山万水,只为与这美景相聚。可是,早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十分清楚地记得,曾几何时,这里除了森林,就剩下怒吼的山风。在科技和生产力极不发达的过往,当地人自嘲苏马荡只长树木,不长庄稼。早些年,只有四五百口人的苏马荡,住的都是吊脚楼,没有一栋像样的房子。过年,不少人家杀不起年猪。青壮年大都远走他乡谋生,有的举家外迁,五六十多岁的人还得背井离乡。大自然惠予的原始、自然、古朴、奇特和美丽,对他们来说,还无法领悟;天地间的“古、秀、雄、奇、幽”本应是原住居民最灵性家园和厚待生命的温床,然而,这一切却成了现代都市人的伊甸园。 其实,贫穷不是苏马荡的错。世界第八大奇迹兵马俑,不也是在沉睡千年之后重见天日,一经发掘天下震动,整天喧闹挡都挡不住?苏马荡的命运将来也会如此。我们姑且把她过去的低调看作一种过渡;把她清寂当作一种修练;把她沉默当作一种积蓄;把被人远离当作一种幸运。没有骚扰,远离污染,这不是一种幸运是什么?然而,这种幸运是可怕的,也是另人敬畏的。它充满悬念,充满神秘,充满觉醒,像一位沙场之外的观察家,像一位海潮岸边的垂钓者。当一切恢复原有的冷静之后,你会惊奇地发现:原来,苏马荡竟是这样一位高人。 从本世纪元年起,一批批城里人来到苏马荡,春天欣赏千年杜鹃,夏天纳凉避署,品赏石英砂地貌特色的苏马荡神水,秋天观赏满山红叶,冬天在林海雪原中狩猎。从此,苏马荡兴奋起来。 牵牛花分割线 一个高山村落,夏季高峰时竞然汇聚二十多万人气。凉爽是撬动苏马荡嬗变的一个重要支点。海拨一千五百米的高度说高不高,说低不低。年平均气温十八度,盛夏时邻近的重庆万州和湖北宜昌高达四十度时,苏马荡只有二十四度。这里是一脚踏两省(湖北、重庆)、一眼望五县之地。东距利川城二十八公里,西距万州四十二公里。向东是南方最大的高山草场齐岳山,向西是天下第一土家山寨鱼木寨。南与万丈沟、女儿寨相通,北与船头寨、高狮相连。苏马荡还是全国少有夏季凉爽而不潮湿的地方。精明的商人在四十二度酷暑与二十四度凉爽对比中嗅到商机,在特殊的地理人文中找到了未来。 苏马荡就像一位才女。在她的身上,不是随便撒几滴香水,或涂抹些咽脂,就可以轻易装扮那种气质。别人无法摸仿,但谁也挡不住去摸仿。如果你有意去呵护她,反而,对她是一种伤害。她玲珑质朴,天生丽质,不需要任何多余的雕琢与修容。因为,她的美,来自于自然,却脱俗于自然,道法自然。所以,我以为,世间任何事物都有一种天然的自然欲求,谁顺应了这种自然欲求,谁就会与外界和谐相处。谁违背了这种自然欲求,谁就会同外界产生抵触。苏马荡蕴含着人类看待世界最基本的认识论和方法论。 在苏马荡未能到更多的地方,不能不说是个遗憾。而我每到一处,能做到的就是用眼睛去细赏,用心去感受。我感受到了苏马荡的脉搏,原始森林的心跳,天空的喘息。我感到我自已的心就是那高山的一片湖。我的灵觉便是那座山。我的呼吸就是那风。在那一刻,我的心灵与苏马荡的景色连成一片。天地茫茫,宇宙无极。人的渺小,只是宇宙长河中的一粒尘埃。面对如此美丽,你会觉得很多事情都是多余的。 牵牛花分割线 我的感受仿佛一步一步推向高潮。只好用浅显的文字去描述那些景物。景物也许都是寻常的。然最寻常、最本源、最没有人为修饰的,才是最美的。花巧的文字似乎是对美景的亵渎。下山时,我闭上眼晴,继续感受那山灵之气的蒸腾。灵觉仿佛提升了一个层次,她无意阻挡你的视线,只想透过自身存在,来映衬天空与苏马荡的壮丽。在这片玲珑的天地间,苏马荡是温柔的,苏马荡又是那样地诱惑迷人。 牵牛花分割线 (黄荣久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湖北省作协会员,湖北省诗词学会会员。现任宜昌市散文学会副会长,宜昌市夷陵区作家协会主席。散文曾荣获国家金奖,箸作曾获第五届欧阳修文艺奖和第六届屈原文学奖。) (2017.8.18夜草于苏马荡,8.29改于北戴河)